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文化 > 江山的商人

江山的商人

關鍵詞:江山的商人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江山百姓網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www.myrnwt.tw/
  • 感謝 zjjsccoo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6013

    已有1網友參與糾錯

  也許,江山話的生僻難懂,惟有溫州話稍可匹敵。與溫州人不同,也與絕大多數浙江人、衢州人不同,江山人“不怎么懂得生活”,具體表現就是不重穿、不重吃。雖然不乏衣冠楚楚者,但江山人總的來說,衣著隨便,兜里錢再多也沒有追逐高檔名牌的嗜好。作為中國優秀旅游城市,江山的餐飲業乏善可陳,這似乎也可從一個側面佐證江山人不重吃。近年來,旅游、文化、新聞等部門十分刻意地推舉“十全十美江山菜”、“江山十大冷盤小吃”、“廿八都八大碗兩名點”等美食,對餐飲業貌似有所改觀,但總體上并沒有改變江山人不重吃的觀念。
  比起“什么賺錢做什么”的溫州商人,江山商人顯得專業而執著。源自上世紀七十年代滅火器修理,至今遍布長城內外、大江南北的江山消防業商人,在中國可謂獨樹一幟。其具體人數,無法準確統計,只能表述為“達數萬之眾”。他們無論腰纏萬貫,或是囊中羞澀,總是心儀家鄉。春節期間,他們開著豪華漂亮的私家車從四面八方回鄉過年,匯集起來的車流讓家鄉人“長了見識”。可以說,江山城里的“堵車”、“停車難”,都是他們回鄉“首創”。江山人“嗜房如命”,又“嗜車如房”。據業內人士考證,江山人瘋買私家車的一大動因,正是受了消防業商人回鄉車流的刺激。
  江山人行遍天下的典范,除了消防業商人,還有養蜂人。改革開放初期,江山的創業者或者企業家,社會賢達,許多都有養蜂的背景。江山“蜂人”,讓江山蜂業在“全國第一”的交椅上連坐了一十八年,讓江山市成為全國首屈一指的“蜜蜂之鄉”。江山“蜂人”,常年在全國各地追花奪蜜,讓江山蜂產品揚名海內外,同時,也孕育了眾多的專才、盛才、奇才。被譽為“江山蜂王”的汪禮國,早在15年前,因患絕癥而被醫生斷言“只能活半年”,然而30多個半年過去了,他依然健康地活著,且活得很精彩,他擁有的各種獎杯與榮譽桂冠讓人目不暇接,而助他戰勝絕癥的“功臣”,恰好是江山的蜂王漿。迎著朝霞出、披著余暉歸的蜜蜂,可以說是勤勞敬業的江山人的象征。一只蜜蜂發現花朵,即呼朋引伴,播粉采蜜,江山人也具有這種團隊精神。遍及全國的蜂業群體、消防業群體的形成,正是這種蜜蜂精神的結晶。我想,若有“市徽”這一說,江山的“市徽”應采用蜜蜂的形象。
  江山人的性格
  不過,我早先曾在一篇文章中建議,若論掛在江山人胸前的“市徽”,倒是紅辣椒更合適一些。這倒不僅僅因為江山人愛吃辣椒——比起不怕辣的四川人、辣不怕的湖南人、怕不辣的貴州人,江山人吃辣的水平其實很一般;也不僅僅因為江山人鐘愛紅辣椒——江山人特別喜歡將紅辣椒做成醬,幾乎家家戶戶都備有紅辣椒醬,早些年,不少江山人出差,甚至出國,也忘不了在行李包里藏一瓶紅辣椒醬。紅辣椒的辣味很純,對得上,很開胃;對不上,也會被辣得涕淚交加,讓人受不了。江山人的個性正如紅辣椒,對胃口,同喝一杯酒即可成莫逆之交;不對胃口,一句話沒說好就可能分道揚鑣,甚至反目成仇。“你好,我比你還好;你壞,我比你還壞”,這是不少江山人與人相處的準則。江山人不諳曲徑通幽的內斂之道,不屑藏而不露的詭詐之術,大多心直口快,口無遮攔,話語中充滿血性,實話實說時不大注意顧及聽話人的面子,容易在言語上“辣味嗆人”,但江山人敢說敢做,行事潑辣而不虛浮,崇尚言行一致,表里如一,且特別講義氣,愿意為朋友兩肋插刀。
  比起重財,江山人更重“氣”。“佛爭一炷香,人活一口氣”,江山人信奉的就是這話。幾十年前,一位在江山生活多年的外地友人,杜撰了一個故事,后來寫成一篇小說,以此來形容江山人的“爭氣”:兩個人在農貿市場爭著買一只甲魚,互相抬價,從100元一直抬到5000元,這時,其中一人問另外一人甲魚買回去做什么,另外一人不假思索地說,“我是買來扔掉的”,說著,他便抓起甲魚沖出門外拋向江中……
  當然,在多數人看來,“市徽”里還少不了江郎山。作為世界自然遺產地,江郎山本來就是江山的一張名片。不過,有趣的是,在民間,人們將江郎山視作“市徽”,不僅僅是因為她是一座名山,恰恰是因為她體現了江山人的重要特征。江郎山“三爿石”,近看是“三爿石”,遠望則是一座山。民間人士說,這喻示江山人在本地,你是你我是我,一到遠方,就會團結得像一個人。遍布天南地北的養蜂人、消防業商人成功的案例,的確說明江山人在外地比在本地更能抱團。也有民間人士說,江山人的性格就像“石”,用一個字形容就是“硬”。在本地,“硬”得如一塊塊石頭,可以同砌一面墻,同鋪一條路,但這一塊與那一塊還是分得很清;一到遠方,那一塊塊石頭就像被磨成了粉,做成了水泥,可以凝結在一起,分不清你我。值得一提的是,江山人造水泥的確有本事,早年知名的建筑,如**紀念堂、南京長江大橋,用的都是江山產的水泥。創辦于1941年的浙江省第一家水泥廠——浙江水泥廠就辦在離江山城七八公里的清湖仙殿山,而創辦人是畢業于杭州大陸高級測繪學校的清湖人朱瓊炳。正是他憑著一大疊考察材料和一系列實驗數據,在1938年向浙江省國民政府主席黃紹竑游說,讓黃主席先后6次到江山實地考察,然后拍板將浙江第一家水泥廠辦在江山。當時所產水泥,制成水泥啞鈴吊上千斤石頭而無損,可見質量委實不錯。1942年,浙江水泥廠湮沒在日軍的炮火之中。朱瓊炳傷心欲絕,藏在高山上餓了七天七夜,也體現了江山人像石頭一樣硬的個性。
  江山人個性中的“硬”是一種“硬扎相”;江山人“重氣勝過重財”,也常常體現在“重氣節”上。江郎山下的清漾村,是江南毛氏發祥地、毛澤東的祖居地,也是國學大師毛子水的老家。文武兼備的清漾毛氏家族,秉承重文崇仕、廉潔勤儉的千年家教,歷史上曾出過8位尚書、83個進士,為官大多清廉自持,無一人觸犯刑律,使得清漾“耕讀傳家、貴而不富、清正廉潔”的文化血脈得以世代流傳。毛澤東的嫡孫毛新宇說:“從清漾文化到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產生,無一不得益于深厚的毛氏文化和光輝燦爛的中華文化。”毛澤東的詩詞天賦、文武全才乃至錚錚骨氣,可以說是傳承了清漾毛氏血脈。而在清漾生活了21年的毛子水,文理兼修,被譽為“通人”、“通儒”,是蔣經國、連戰等名人的老師,曾獲臺灣最高學術獎“行政院文化獎”。
  有人說,江山人操一口難懂的方言,個性又比較“硬”,因而包容性欠佳,潛意識里比較排外。細察之下,似有此類現象,卻也不盡然。現今保存著明清古建筑群的廿八都古鎮,竟有141種姓氏,使用著13種方言,這是否可以視作江山人也有兼容并蓄、海納百川的寬廣胸懷呢?!
  “你是哪里人?”有人問。
  “我是江山人!”你這么爽朗地回答,我也是。江山人走南闖北,不嫌江山城小且有些偏,江山人樂意說自己是江山人,江山人說自己是江山人時總是鏗鏘有力。
  (肖梁/文 鮑衛東 沈天法 余笑  毛巧媛 黃水福/攝)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1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發表時間 (2015/10/8 10:44:34)
這不是胡紹良的作品嗎? >>更多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江山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15205701358(616358) 傳真:QQ群:174159125 郵箱:
地址:浙江省江山市江東大道41幢 郵編:3241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江山百姓網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京ICP備09021873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中彩票概率大概多少